烟台炳诚专利事务所 15553540499
新闻详情

专利发明人能力定位和基本要求

企业技术发明人(以下均简称为发明人)是技术和专利的源头,从根源上决定企业专利申请、布局的质量,决定了企业重金投入的技术保护能否够奏效,能否为企业发展和赢利提供有力支撑。本文围绕企业专利挖掘布局工作,指出了发明人应当具备和建设的具体专利能力。应当注意:

l发明人具备特定的专利知识和能力对企业专利申请的质量有根本性的影响,发明人在此方面的独特作用无法由企业知识产权部门的专利专员或外部专利代理人以合理成本替代或补足。

2发明人应具备的专利知识和能力应与他的角色相匹配,且相对于其他角色,如专职IPR、专利代理人等,要求的角度和专业性有所不同,这样才能保证良好的经济性和可操作性。

企业应当比专业机构更懂专利,好专利真正的策划者是前者。专利,企业承担顶层设计,代理人承担底层执行。好专利产出的关键在企业。

发明人应当是优质高价值专利布局的策划者,并且在相应专利布局的实现过程中承担技术监督的重大责任,在高质量专利布局的落地实现的过程中也起着不可替代的关键作用。

作为商战的武器,针对专利挖掘布局,企业的主管老总(或知识产权总监)、发明人、代理人的关系,好比战役中毛泽东、刘伯承、战士的关系,相应要具备战略眼光、战术指挥能力、单兵作战能力。

毛泽东对刘伯承说:大别山对战略全局很关键,你到那里扎下根。战略全局指商业市场格局,大别山指核心技术领域。

刘伯承带着部队到了大别山:你带一个团驻张庄,你带一个营守王家沟,你带一个加强营和重机枪连守陈家岭……战士是代理人,去那些战术要点扼守,就是完成发明人的专利布局。

刘伯承和发明人还有一项重要职能,就是监督部队和代理人完成好战术布局的落地实施。这项工作做不好,仗就不可能打好。

很多企业在让士兵完成刘伯承的工作。士兵擅长守好一个路口或战术要点,这是代理人专利个案的实务能力。一个老兵,能在战场上发现一些关键路口、战术要点。但是刘伯承应当比士兵更了解战场和敌我局势,也就是更清楚这个核心技术领域,以及各家友商对相关技术掌握的情况。所以刘伯承应当能发现士兵找错的和找不到的关键路口、战术要点。但是,如果刘伯承只知地形、局势而不懂做战,那么,刘伯承就依然不会找出关键路口、战术要点,就只好让士兵自己发挥。

刘伯承只知地形而不懂做战,便是发明人只知技术不懂专利。刘伯承须懂作战,但不需要具备与士兵一样的作战能力。发明人须懂专利,但不需要与代理人有一样的专利个案实务能力。应当如何经济、恰当地建设发明人专利能力便是本文要解决的问题。

对于企业,让发明人懂专利比让代理人懂技术在经济性和可操作性上更好。其中关键还在于:发明人是企业的人,要在第一线为专利质量负责把关。这里所说的质量除了狭义的专利撰写质量,至少包含了以下方面:

l 是否将应保密的技术写入了专利;

2 专利技术的重要性,是否具有较好的产业前景、商业价值(专利布局);

3 专利技术的新颖性、创造性。

以上三个项目关乎专利质量乃至申请人的根本利益,但在专利委托撰写中,均不在代理人的职责范围之内。主动性非常好的代理人可能就有关内容提供友情帮助,但并不为以上三项内容负责。以上三项内容应由发明人在企业适当力量的支持下负责把关。

专利撰写质量应由企业专利专员负责把关,但具备适当专利能力的发明人对其中与技术相关的内容更有认识优势,仍能发挥不可替代的积极作用。

在专利挖掘和撰写工作的操作层面上,发明人对专利认识不到位所产生的问题非常实际:有优质技术方案,但是因为不清楚专利的套路和规则,挖掘时摸不到门道,效率低;创造性不过关,专利审查中继续暴露问题;授权率低;授权专利保护范围不好;关键技术不必要地泄露。最坏的结果是投入大量成本反而受害。

综上,企业发明人在专利能力建设上应有不同于其他专利人员的精准定位,以在合理商业成本和效率之下确保完成高质量的专利挖掘、撰写工作。


资质正规
资质正规过硬 具有丰富从业经验
安全保密
客户资料信息严格保密 安全可靠
明码标价
明码标价性价比高支付安全有保障

金牌服务
一对一服务 服务进度了如指掌